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創新納米 > 納米靶向載藥創新平臺
創新納米

納米靶向載藥創新平臺

高圣醫藥納米靶向載藥創新平臺由新加坡國立大學歸國科學家唐孝生博士組建。

唐孝生簡介:博士生導師,教授,百人計劃入選,納米載藥知深研究員)。高圣醫藥可以提供納米靶向載藥相關的研究如:藥物緩釋,siRNA載藥,磁性顆粒載藥,量子點靶向載藥,有機聚合物載藥,納米碳混懸注射液,納米脂質體注射液開發等。

納米載藥系統,是一種將藥物包載于載體內,屬于納米級微觀范疇的輸送系統。一般將其粒子的尺寸界定在1—1000納米范圍。納米載體材質可以有很多種,但是它們的大小都屬于納米級的范圍,如納米脂質體,聚合物納米粒(納米囊或納米球),聚合物膠束等。


30.jpg


   首先,納米載藥系統治療腫瘤的最大優勢,便是實體瘤的高滲透、長滯留效應。自1979年Maeda發現了EPR效應到如今,EPR效應可謂是抗腫瘤納米藥物載體設計的“金標準”。Torchilin曾指出,癌癥的靶向治療最大的突破是EPR(EPR是什么效應)效應的發現。當腫瘤直徑增長至1.0—2.0mm時,為了獲得足夠的營養物質和氧氣,腫瘤血管會發生無序生長,在實體瘤組織中形成大量內皮間隙較大、結構不完整的血管;此外,腫瘤組織中淋巴管缺乏致使淋巴液回流受阻,兩方面的作用相結合使得血液循環中的大分子物質容易滲透進入腫瘤組織并長期滯留。正常組織的血管內皮細胞連接緊密,血管壁結構完整,大分子類物質不易通過血管壁,則不存在這種情況。

   因此,將藥物制成納米顆粒(粒徑在50—200 nm),利用EPR效應,藥物可以被保留在腫瘤附近,達到緩慢釋放的目的,從而促進藥物在腫瘤組織的選擇性分布,延長藥物作用時間,提高藥效并減少全身毒副作用。

   另外,納米大小的粒子容易被血液中屬于單核-巨噬細胞系統(MPS)的“偵察兵”識別,這種系統會迅速識別體內可疑的病菌、廢物,將其送到肝臟、脾臟、肺、骨髓等器官。利用這一特性,將藥物制成納米粒,在肝癌、肝轉移、骨髓瘤等癌癥的治療方面有很好應用。

   隨著各國家政府、大型制藥公司的不斷投入和新技術、新輔料的突破,納米藥物上市已經越來越多。據統計,美國已實現商業化的納米藥物共有20余個,另有150余個納米藥物和遞送系統處于臨床前、臨床和商業化發展階段。在我國,政府對納米藥物的開發和研究也給予高度重視,自2006年開始設立的納米研究國家重大科學研究計劃中每年都布局有納米生物醫學領域項目。許多醫藥企業、高校、科研院所針對納米藥物的研發開展了大量工作,已經取得一些成果。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已經批準注射用紫杉醇脂質體、注射用阿霉素脂質體、納米碳混懸注射液等藥物上市。

   由于納米載藥系統可以兼顧對腫瘤的殺傷力和降低藥物的副作用這兩個方面,我們對這駕“納米馬車”有著更多的期待。


下面是我公司唐孝生博士課題組新型納米靶向載藥研究成果:

1、磁性顆粒載藥

   Fe3O4 已被證明無毒且具有生物相容性,基于獨特的物理、化學、熱學和磁性能,超順磁氧化鐵納米粒子有很大的潛能應用于多種生物醫藥領域,如細胞標記、靶向及作為細胞生態研究的工具進行細胞分離和凈化等細胞治療;組織修復;藥物傳輸;核磁共振成像;癌細胞的高熱治療等。

納米 1.png

Figure 1. Fe3O4納米顆粒團簇

2、量子點靶向載藥

        量子點載體水溶性量子點表面可以靜電或共價結合的方式與生物活性分子連接,構成集標記和運載為一體的載體系統。將腫瘤靶向物質F3肽和沉默基因(silencing genes) siRNA (small interfering RNA)結合在量子點上,用于siRNA的腫瘤細胞靶向運送和熒光示蹤。構建了siRNA與量子點的復合物,并作用于K562細胞,不僅可起到細胞標記作用,且作為載體,可成功將siRNA轉導入K562細胞。將量子點作為DNA載體,可選擇性在細胞內釋放DNA。表面帶有正電荷的Ag-In-Zn-S量子點可與DNA結合,當與一定濃度的GSH接觸時,GSH可置換出量子點表面的配體,引起DNA的釋放。結果表明,根據機體中細胞內外GSH濃度的明顯差異,量子點載體可高效地將DNA轉入細胞內釋放,且保持DNA的生物活性。

納米 2.png

Figure 2. Ag-In-Zn-S熒光納米顆粒在生物標記中的應用

3、有機聚合物載藥

        制備雙親性聚合物,與藥物分子形成耦合,形成聚合物顆粒,以達到載藥和釋放的功能。

 納米 3.png

Figure 3. PAA包裹的阿霉素在藥物緩釋中的作用

 

 



日本中文av无线观看_g1原创国产av剧情赵佳美_在线观看人与动牲交视频